第37章 启梵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在关瑾瑜醒之前薛离衣已经醒了,自然也注意到了这尴尬的睡姿,她发誓昨晚不是故意睡成这样的,只是凭着本能靠得近了点,然后凭着本能想碰触……

    最后就成了早晨这副局面。

    古人云:食色,性也。确是诚不我欺。

    关瑾瑜偷亲她的事她也知道,虽然早就亲口确认过她的心意,但是偷亲对方和对方偷亲自己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以至于薛离衣那张含蓄温婉的脸一反常态的笑得跟朵喇叭花似的。

    直到开门看见倚墙而立的颀长男人,他穿着衬衣西裤,西装革履。修长手指骨节分明,捏着薄薄的手机正低头把玩,听到声响便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关启梵抬起头,神情少见的冷漠:“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

    他隐晦的指了指屋内,意思不言而喻。

    薛离衣脸上的笑容缓缓褪去,轻轻点了点头。

    ***

    关启梵开车把她带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咖啡厅,随便点了点东西,就直奔正题了。

    “我姐喜欢你。”他说。

    薛离衣专注地搅拌着杯里的摩卡,低声说:“我知道。”

    “你们还没在一起。”关启梵笃定的口气。

    “是。”

    关启梵:“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约你出来么?”

    薛离衣抬头看着他,“还请直言。”

    “你的目的。”关启梵说,“我在深城的时候,像你这样的女孩见过不少,你这个年纪也许对未来还没有足够明晰的看法,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想和我姐姐交往?如果是玩玩……”

    关启梵冷冷地盯着她。

    “我想和她在一起,过日子,一辈子。”

    关启梵垂眸,尖刻的冷笑了一声,长长的睫毛在鼻梁打下浓重的阴影,星眸微眯起来,男人原本柔和的五官就显得格外的凌厉和不近人情,“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事,谁都会说,你今年才二十岁,一辈子又有多长?你凭什么保证你不会辜负她?我只有这么一个姐姐。”

    “我也只有一颗真心,”薛离衣的声音很轻,轻到好像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叹息,有些沉重,却是让人无从质疑的认真,她继续道:“也许在你看来我还太年轻,不能够给她未来。但不管你信不信,在这个世界里,自始至终,从生到死,我所珍爱的只有她也只会是她一个人。”

    薛离衣说:“如果你非要我用什么做保证的话,以生命为证。”

    关启梵:“我要你的命干什么?”

    薛离衣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咖啡,没接话。

    相对沉默了一会儿。

    “好了,我原本也没打算让你知难而退,说正事,”关启梵身子往前倾了倾,和薛离衣隔着很近的距离,直视着她漆黑幽邃的眼睛,说:“如果你真的要跟她在一起,我有些事要嘱咐你。”

    薛离衣:“谢谢。”

    关启梵:“喂,我还没说呢。”

    “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我们好,我替自己和瑾瑜提前谢谢你。”

    “卧槽,”关启梵简直觉得心里一口气堵在胸口出不来:“你替我姐姐谢谢我?你们俩还没在一起呢,就算在一起了也不需要你替她谢我。”

    薛离衣秀眉微挑,不置可否。

    关启梵忽然觉得她这副淡定的样子,有点像自己那个姐姐,真是近朱者……呸,是近墨者黑!

    “你如果决定了要和她过一辈子,就不要有顾虑,特别是家庭因素,我家的事有我和我姐会解决。我姐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请你好好珍惜她。”

    “她是个很果断的人,认定的东西一个也不会放手。绝对不会在父母与爱人之间选择父母而离开你,这点你可以放心。”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男人终于放缓了神色,黑眸沉如墨玉,声音轻轻的:“你即便不能帮她什么,但我请求你,要一直一直留在她身边,一丝一毫都不要动摇。不要想着为了她好,不想让她为难,就犹豫,或者选择暂时离开,这样在我看来都是愚蠢至极的行为。你敢这么做,我保证,我姐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看你一眼。”

    “我也不会放过你!”关启梵喝了口开水润润嗓子,耸耸肩:“当然,对此作为弟弟,我喜闻乐见。如果她不喜欢你就更好了。”

    薛离衣:“请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受委屈。”

    “跟我说有个屁用,我爸妈那里才是难关,你这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我看你们俩也快了,以我姐的性格,她明年回家就会出柜。”关启梵大爷似的伸手,没好气地说:“手机拿来。”

    他把手机号存进薛离衣的手机里,又拨了自己的电话,递回去,说:“我的手机号码,任何事,有关我姐的,你随时打电话给我。”

    薛离衣再次郑重的说:“谢谢。”

    关启梵哼了一声:“我不是帮你,只是不想让我姐那个蠢女人伤心。喜欢谁不好,偏要喜欢一个女人。”

    他想起什么似的,又问:“你家人呢?你有没有跟他们说过,什么看法?不要妄想让我姐没名没分的跟着你。”

    薛离衣想了想山上那帮老头,说:“他们很……开明,会接受的。”

    如果不接受,大不了和他们打一架。

    “但愿如此。”

    关启梵没再说什么,开始消灭盘里的蛋糕,他在外面闯多了,年纪又轻,对同性恋这件事情基本没什么看法,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姐姐身上,惊讶之余也只有祝福。

    只是对方小得让他实在让他放不下心,竟然还是个学生,也不知道她姐怎么和人混到一起的,唯一让他觉得欣慰的是薛离衣看起来比同龄人沉稳许多,但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关启梵瞥了薛离衣一眼,心说:要是这人敢对不起他姐,他天涯海角也不会让她好过。

    ***

    “咱们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还过得去。梵梵在年轻人里算得上争气的了,人品更没什么说的。你觉得呢?”

    关瑾瑜心说:我觉得?我觉得他妈简直就是乱点鸳鸯谱!

    喜欢上女人已经够让她烦心了,偏偏柳蓉还盘算着把自己的女人介绍给自己弟弟?

    关瑾瑜简直都想把碗摔了。

    “她没有男朋友,但是妈,我觉得和启梵不太合适。”关瑾瑜放下碗,克制住那股冲动,说。

    柳蓉:“啊,为什么?”

    关瑾瑜给她分析:“你看啊,虽然家世和年纪看起来满搭配的,可是妈你得想想,咱弟弟肯定是要在深城发展的,也就逢年过节搁家呆几天,薛离衣是霖市人,一个南一个北,异地恋没有好结果的。”

    柳蓉说:“小薛嫁到咱们家以后,可以跟着梵梵去深城啊。或者让他们俩商量一下,要真看对眼了,总有办法的。”

    关瑾瑜觉得心里有股郁气,压得她喘不上来气,干脆道:“她有喜欢的人!”

    彻底断了柳蓉的念想。

    “你不是说她没有男朋友么?”

    “没有男朋友也不耽搁她有喜欢的人啊,”关瑾瑜不耐烦地说,“再说她喜欢的人也喜欢她,人家是两情相悦,只是有些顾虑,还没在一起而已。你非要掺和这个干什么!”

    对上柳蓉疑惑的眼神,关瑾瑜的心重重一跳,忙放缓了语气,补充道:“反正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启梵这么大了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你不是说三十岁之前不逼他么?”

    柳蓉:“我没打算逼他,我不是觉得小薛是个好孩子么?随便问问。我还是去绣我的十字绣,你小姨要搬家,我得赶紧把这幅绣完。”

    柳蓉起身准备回客厅。

    “妈,”关瑾瑜突然叫她,眉眼低垂。

    “干嘛?”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对……”关瑾瑜眼神飘忽,好容易才集中到一点上,很是不经意的随口问道:“你对同性恋什么看法?”

    “同性恋?”

    “就是喜欢同性的人,”关瑾瑜始终没有抬头看她,一边又送了一粒花生米到自己嘴里,刻意含糊不清地说:“你看我这么久都没交男朋友,指不定哪天就领回来一个女朋友呢?”

    柳蓉不明所以:“这不是有病么?女的怎么能喜欢女的呢?”

    关瑾瑜心里一沉。

    面上却自如的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你去绣花吧,我一会洗碗。”

    “哦,”柳蓉边走边说:“这要是让我看,肯定是家里父母没有教好,小孩子小时候缺爱,长大了就心理畸形了,毛毛啊,你可千万别接触这种人,免得把你带坏了……”

    “妈!”关瑾瑜截口打断她,面色阴沉得可怕。

    柳蓉给她吓了一跳。

    关瑾瑜:“没事,我想起一件工作上的事,心情不太好。我吃饱了。”

    她沉默的捡了桌上的碗碟,去了厨房。

    厨房的磨砂玻璃门被合上,没有开热水,自来水哗啦啦的留着,关瑾瑜的手浸在水里,冰冷刺骨。

    她眨了一下眼,睫毛上的一滴眼泪就落进了水里。